苏东鱼

一个满地开洞的大浪人

脑子一热画了个神通棍拟人
哈哈哈哈嘉德罗斯超小只!


脑洞哈哈哈哈


“别想逃……”

汴城

手拙笔生,谅。



汴城雨多,空气里弥漫的水汽早已浸透了汴城人记忆里的故事。往事微凉。

那年国家动荡,百姓民不聊生。
二月初春,烟雨里的汴城夜晚灯火阑珊像白日一样热闹。青石板砌成的街道上却寂寥无人。
街上,舒良笙执一柄油纸伞漫步在雨夜中,夜风凉凉,凄神寒骨。
就在今日,汴城入驻了南京来的一队士兵。冥冥之中汴城人已经意识到战火将很快蔓延到汴城,打破这里的繁荣昌盛,却还像往常一样热情地招待这些外来的客人。
这就是汴城,从来没有什么是能够让它手足无措的,它总是随遇而安。

十天前,南京。
“枫儿。”
“父亲,林枫在。”
“驻扎汴城一事就交给你了。我老了,该让位了,这些年我去哪儿都带着你,你总该有点办事的能力。”
“……是,父亲。”

林枫独自走在青石板街道上,穿着便衣连把伞都没有拿,他的部下还在酒店里醉醺醺地拼酒。

冷雨塌湿了头发,钻进了领口,他浑然不觉,只觉得这雨甚是清凉。
胜过了世俗烟火。

这少帅,他本不想当。

“先生留步!”
他脚步一顿,转身发现,一个撑着油纸伞的白净少年站在他身后,眉眼含笑。

“先生你好,我方才见先生孤身一人,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
那少年比林枫略矮,长相阴柔。

那夜他们边走边聊,交谈甚欢。
酒逢知己千杯少。

交谈中,林枫得知他名为舒良笙,是当地富商的儿子,因不愿继承父业,被父亲赶出来反省。被赶出来的时候还不忘抓把伞。

“行了少帅,我该回去了。我家老爷子刀子嘴豆腐心,都这会儿了他该担心了。”舒良笙将伞递给林枫,说:“你拿着吧,我得淋会雨,让我家老爷子可怜可怜我。”

林枫接过伞,目送着少年跑着离开,看不到少年的背影时,他竟轻轻打了个寒战。
再看看手中的发黄的纸伞,不觉轻笑出声。

“赠伞…许仙吗…”

林枫撑了伞,往回走去。

军队这一驻扎就在汴城呆了两年。
林枫清早起来,拉开大门就看见舒良笙站在门口,笑得狡猾。
“早啊,林少帅~”
汴城土地肥沃,粮食充足。全国各地的小吃几乎全部集中到这里。

林枫与舒良笙并肩走在街道上,舒良笙讲他昨日又怎么惹到自家老爷,老爷又要打自己多少板子,最后又怎么逃出来。舒良笙笑称自家老爷生气起来像一头公牛。

林枫不语,认真的听着身旁少年讲述他的光荣事迹。不时和街坊邻居愉快地打着招呼。

舒良笙似乎没有过伤心的事。

林枫从未想到自己居然守不住汴城,
从未想到有这么一天,竟让舒良笙哭着对他喊出那样的话。
“你一生干戈荣耀,竟也看得起我这沉沦世事繁华,纸醉金迷之人。”
“少帅,不觉得讽刺吗?”

可爱到爆炸

💊:

用新画风试了试金小天使(*σ´∀`)σ

啊哈哈哈我可爱的头像

佩利和嘉德罗斯的眼睛

少女啊少女
不同时期画的,画风不同哈哈哈